再走鹿院坪

 

伍功勋/文

 

那年
因为追一头鹿
人们绾草结绳
钻云拔雾诚惶诚恐地
来到谷底
不竟然间
掀开了你神秘的面纱
那是你的第一次
带给人们的惊喜
无异于桃花源之于陶渊明

于是
饱受战难与洪灾之苦的人们
三三两两携家带口
迁入这个世外桃院
并将其命名为
鹿院坪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春秋
反正我第一次获知
是在本世纪初
后来
网上驴友们的影像吸引着我
因此一直向往能像先人们一样
绾草结绳下到谷底
一睹风采

那是2012年的秋天
顶着高山并不毒辣的阳光
轻轻地踏上滴着先人汗水
铺满青苔的千步梯我来了
刚走两步
来自谷底瀑布的咆哮
和着森林里鸟鸣
在蔢娑的秋阳光晕里
我仿佛看到一群背着重物
吼着山歌号子的先人
从鹿角峰上下来
从鳄鱼滩下上来
行色匆匆
与我擦肩而过
那一夜
我们醉倒在朱老大的客栈里

2017年不是晴天的秋天
我又来了
沿着新建的近两千步栈道
再次来到谷底
造访了上次因为醉酒
而没去过的中间那条河
沿着留着先人印迹的古河床
我再一次醉了
天哪
红的黄的绿的白的黑的
这分明就是一条五彩河
红的是先人炼而磨出的鲜血
白的是先人们没被大山榨尽的精液
……
在千层青石岩下
和着鹿角峰下的三叠瀑布
奔涌而出 畅快之至

那天
我们再次停歇在朱老大的客栈里
吃着朱大嫂炖的土鸡
喝的朱老大的土酒
听重庆的小伙谈鹿院坪的感悟
听襄阳杨总侃朱老大家的艳事
失意女人三千万投资的诱惑
朱老大只能“嘿嘿”转移话题
这个艳事是纯真的
就如有我们在场
朱大嫂仍可与朱老二打情骂俏
朱奶奶边烧灶火还边捉弄朱幺妹
……

村里的老主任说
在鹿院坪
这些人这些事
怎能说得完
下次让你听个够
夜深了
还有近两千步石梯要爬呢
夜色中
我们在朱老大的艳事中
不费力的爬上了
先人开始绾草结绳的地方